守望先锋

听作者Christie Golden分享《守望先锋》最新短篇故事的幕后秘闻

听作者Christie Golden分享《守望先锋》最新短篇故事的幕后秘闻

Christie Golden已经沉浸在许多个奇幻的世界中,为多元的宇宙撰写了超过50部小说。而在她谈起《守望先锋》宇宙时,可谓如数家珍。

“我喜欢人人都能找到有归属感的世界。”她说。“你可以为自己的文化、外表或理念而骄傲,同时也会尊重他人。每个人都能缔结团队精神、友谊和尊重的纽带。我一直都相信,虽然有些事物会让我们疏离,但有更多的事物能让我们连接在一起。”

她在自己的短篇故事《一砖一石》中探索了这样的友谊、纽带和连接。这个故事让读者与《守望先锋》中人见人爱的光子建筑师塞特娅·法斯瓦尼(即“秩序之光”)一同踏上了共情与接受之路。我们邀请Golden分享了撰写《一砖一石》的过程、在《守望先锋》宇宙中的初次尝试,以及归于智瞳的意义。


先介绍一下你和你的写作过程吧。与《炉石传说》、《魔兽世界》和《星际争霸》相比,为《守望先锋》写作感觉怎么样?

我成为职业作家已经快有30年了,我的作品基本都是为IP(知识产权,或者品牌系列)所创作的。如果我没记错,我参加过30多个品牌系列的工作了! 我可以轻车熟路地探索一个不太熟悉的世界,并在其中找到能产生共鸣的事物。这就好像走近一栋大楼,然后找到为我而开的那扇门。

你通常最喜欢撰写故事中的哪些元素?

我很擅长刻画人物和对话。我年轻的时候想成为一名演员,所以非常熟悉对话,这也对我帮助良多。周边小说的读者们都知道自己喜欢的角色会使用什么样语气和措辞。如果他们认为你没有把握好,就会毫不迟疑地指正!而对于行为和描写,我得想办法把它们写得令人信服。在现在的岗位中,我很喜欢为多部动画撰写的脚本,这正是我最擅长的。我还可以将行为和描写的部分交给导演和其他美术师!

这些角色的故事和剧情还会被暴雪的其他人士进一步拓展,比如《守望先锋》团队的设计师。你是怎么刻画这些角色的?

我第一次接触的周边项目是我的第一部小说《迷雾吸血鬼》(Vampire of the Mists),是根据TSR的《魔域传奇》系列创作的。我觉得以此为开端实属幸运,所以当编辑以外的许多人都要过目我的作品时,我并不感到惊讶。如果你创作的是原创小说,出版方会和你一起完成你的作品。但如果是周边小说,你和出版方都要围绕IP进行创作。 而游戏就是一种有机的载体,需要很多人参与其中,才能创作完善。而且它还在不断变化和发展。你为一部小说精心设计的角色在游戏中可能平平无奇……可能在某个时刻丢了性命,或者再也没有出过场。但有失必有得,我可以沉浸在魔幻的沙盒中,与其他同样热爱这个世界的人一起畅游。对我来说,这才是最令人满足的事。

在创作作品的时候,你通常首先会做什么?你会通过某种特定来源获取灵感吗?还是有什么明确的过程?

对于周边项目,创意一般都是由游戏公司提出的。但暴雪总是会倾听我的想法。在我正式入职之前,我就感觉自己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了。 当我们决定了创作的想法之后,我们会反复讨论游戏团队想要什么样的情节。然后,作家会收集这些想法,整理出故事的概要。团队会审核故事概要,提出反馈并加以实施。这个过程会重复好多次,直到大家都心满意足。最后,作家就可以开始撰写草稿、获取反馈,然后逐步更新。

如果你可以为《守望先锋》宇宙中的任何一个角色或事件写一篇故事,你会将场地设置在哪里呢?

我会写“猎空”在伦敦的故事——我最喜欢的角色,在我最喜欢的城市里——但是“伦敦来电”漫画已经抢先了!我接下来最喜欢的三个角色(当然,除了“秩序之光”!)是艾什、“天使”和“狂鼠”。我喜欢让这三个角色因机缘巧合而走到一起,尝试携手合作。我是说……他们有可能组成一支队伍吗?一定会发生许多有趣的事!

我们再来谈谈《一砖一石》。奥罗拉和她的故事都是由你构思的吗?

在我获邀撰写《一砖一石》之前,奥罗拉和她可敬的故事就已经在构思中。最初的想法很棒,而且也基本保留了下来:费斯卡集团损坏了对智械们至关重要的圣物,而塞特娅——也就是“秩序之光”——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奥罗拉的故事意义非凡。仅仅是听闻这个故事,我就想要进一步了解她。它肯定也会让塞特娅心驰神往。塞特娅愿意去深入了解奥罗拉和智械的信仰,她和禅雅塔分享了普世的真理,明白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。  

“秩序之光”和禅雅塔的参考剧情比其他《守望先锋》的角色少很多。你是怎么刻画他们的?

我首先了解了我们掌握的所有信息,并且和游戏团队的一些成员进行了交流,还咨询了其他参与过角色开发的其他作家。我还参考了故事的寓意,逐步建立起了人物性格,以及两人在建立关系时产生的第三种“能量”。我发现,只要我自己做得足够好,角色们就会为我“伸出援手”。例如,对话或行为有时候会顺理成章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。虽然与围绕熟悉的角色创作相比,这种创作过程更有挑战性,但能在早期刻画这些人物也令我非常激动。我很喜欢考证,即使这并不是“我们”的世界,我也想要尽可能地展示出在文化中真实可信的人物。我对印度的寺庙建筑、礼节、宗教信仰和仪式类型都进行了大量考证。  

在了解了“秩序之光”对《守望先锋》社区中患有自闭症的玩家象征的意义之后,你是怎么将她刻画成一个自闭角色的?

我觉得描绘好一个患有自闭症的角色是一份重要的责任。我必须确保“秩序之光”的角色同时兼备真实性、趣味和才干。而且这三点都必须在故事中体现出来。 我们在最近几年中逐步了解了ASD(自闭症谱系障碍),人们现在也能更包容地接受它,每个人都有可能和自闭的人士有过接触。“秩序之光”拥有许多深入人心的性格,比如她讨厌无序。我对ASD的多种表征进行了研究,随后发现,在通常情况下,ASD并没有什么特别“典型”的症状。自闭人士同样独一无二,同样千差万别,就和我们一样。其实人们最想要也最需要的,是被视作为人。我们不需要贴上标签,心怀期望或猜想。不管我们在哪里,又有着怎么样的身份,我们都希望能被听见、被看见、被珍重、被喜爱。这也是我们赢得的对待。 

在《一砖一石》里,哪一部分与“你”的关联最为紧密?有哪些内容直接源自你的生活?

她的创意和她的舞蹈——她的传统舞步——都能引起我的共鸣。她的事业同样无与伦比:将光束编织成物质。我们通常会将心灵和身体区分开,而能找到一个身心合一的角色感觉真好。我也尝试着将寺庙生活的节奏融入我自己的生活里(虽然融入得很糟),但当我在头脑忙碌的时候抽空出去走一圈,或者点起蜡烛、停下来深呼吸的时候,我都会更觉自己更平静畅快了。在我撰写故事的过程中,塞特娅也启发了我,让我留意帮助的方式,在有摩擦的地方寻找连接,不断地了解并理解他人、他们的想法和感受。毕竟……我们在智瞳里皆为一体。

阅读Christie Golden的全新《守望先锋》短篇小说《一砖一石》,更进一步了解“秩序之光”的旅程。读完小说后,还可从即日起至12月1日参加秩序之光的修复大挑战,为战场恢复秩序。登录《守望先锋》,畅玩游戏,赢得比赛,即可解锁包括“秩序之光”修复师皮肤在内的全新奖励。

下一篇

专题新闻

沪ICP备:沪B2 - 20080012 - 18
沪公网安备:31011502002167